关于AMT 您当前所在位置:JQK365_JQK365国际_JQK365国际 > 关于AMT >

那年那事那些人-中国实用射击这些年

更新时间:2018-06-30 10:47

  中国国内射击爱好者、军迷这两年或多或少的都知道了IPSC、IDPA、还有很多海外的各种实用射击运动。但由于受到时间限制、财力限制,对实用射击运动的参与,其实尚且停留在理论或者关注阶段。作为国内大陆地区正式推广实用射击运动的一员,先来讲讲故事,讲讲中国实用射击这些年的故事。

  众所周知的原因,89年、08年,大陆地区多次大规模的收缴民间枪支。使得民间普通人接触、参与到枪械及射击运动的机会,缩减到了几乎没有的地步。更基于安全的原因,即使国防教育、体育竞技都是以精度射击为主,使得更多的人对射击运动的认识,依旧停留在精度打靶的阶段。

  枪王

  2000年,张国荣的《枪王》,2010年的《枪王之王》?突然之间,让军迷及射击爱好者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。IPSC国际实用射击协会、IPSC这个概念隐约出现在许多人脑海里,原来射击还可以这样玩。即使通过很多香港电影、海外电影大片,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的枪械使用、火爆、炫酷的射击场面,但还是应了那句老话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  ?枪王之王

  ?枪王之王剧照说明

  就在射击爱好者对着屏幕感叹的时候,2002年北京国家体育总局其实已经尝试性的组织过一次IPSC邀请赛。以亚太区为主的港澳选手均有参加;

  实用射击运动,起源至今50多年,遍布全球100多个国家及地区;即使在中国香港及澳门,也有二十年左右光景;泰国至今已经超过30年时间。实用射击运动,在海外地区的普及率,其实远远高于奥运会的竞技射击项目;其参与性与娱乐性胜于奥运竞技射击项目;当然,溯本同源;射击运动的安全规则、理论、对射手的心态及性格塑造,都是异曲同工,各有千秋。

  2002年北京IPSC邀请赛之后,因为涉及实用射击运动属于非奥运会项目,以及国情对枪支的管控及大环境因素。这项运动的普及,未能得到国家层面的支持,其中原因,不做累述。

  虽然没有得到国家层面的支持。但IPSC这项运动,也毕竟在中国大陆进行了首次的展示;相信不论是民间的推动者与国家层面体育总局,都为之付出了努力。

  2002年到2014年,IPSC运动不断有人在尝试着,试图在中国大陆推广普及这项运动。相关负责人也换了一拨又一拨,至今大家任然可以在度娘那里找到曾经对这项运动的介绍与分享;但诸多原因,始终未能真正的走上正轨。

  2014年。网上一片“中国富豪菲律宾海外射击”的文章,一石千浪;再次撩动了很多爱好者的心弦。一时间,IPSC、天骄国际安全防卫学院等关键词,成为热门。?现在回头去看,这次活动并非严格意义上的IPSC运动,更多的是混合了IPSC概念和射击体验及培训活动。

  同期,国内在北京昌平北方国际射击场等地,射击活动也逐渐走进军迷及射击爱好者的视线。?实弹射击运动,似乎有了春天的新芽。

  2014年11月,网上发布了一篇IPSC中国分会招募地区合伙人的帖子,一时间成为新的小热点。这里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的名字:

  李俊卫,Chevrer Li;IPSC中国分会CPSA的前主席。

  我,IPSC中国分会CPSA的会员、CPSA赛事部成员;ID:IPSCBOBO有幸认识李俊卫先生。

  打小,生活在兵工企业的环境,枪、炮、子弹那就是生活中常常可以接触到东西。没有哪个男孩子。没有一颗渴望接触枪械与射击的心。我亦如此。那个时代,普通人是可以允许拥有合法的枪支,只需去公安局办个持枪证,在供销社就可以买到猎枪及高压气枪。父母的单位,隶属兵器工业部,从事炮弹生产与科研。作为大型兵工企业,保卫科有枪、基干民兵连有枪,库区的公安武警有枪。印象里,56半、56冲、54手枪、号称步兵收割机的85高平射重机枪,都是常常可以看到和接触到的玩意儿。因为基干民兵连的,都是认识的子弟,所以时不时有机会能蹭着扣两枪,当然。更多的是,捡弹壳。最多的时候,曾经拥有上千发7.62的步枪弹壳,12.7的机枪弹壳等等。

  我的干爹算是个老猎手,自己有几支前膛装填的火药枪,每次他打猎回来,都能分享到各种野味;或者他也会带上我,找个地方,教我射击。所以上初中开始,我最喜欢的,就是打猎,尤其是初中死党家里有一个高压气枪;那些年,我的枪法已经练就出来,很少有鸟,能从我的枪口逃脱。?这样一个梦,其实一直伴随我成长,成为少年值得自己嘚瑟的美好回忆。

  大学毕业后,工作原因基本很少接触到射击。尤其是高一时候一次小意外,也使得我远离了枪和射击。

  2014年11月,怀着鸡冻的心情,去了武汉。参加了CPSA国内首次爱好者见面会。其实,说来是全国爱好者见面会,也就10来人。许多人,临时又打了退堂鼓。

  李俊卫先生,给我的第一印象,从头到尾,都在讲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,讲它的发展,将它的安全规则,讲他曾经的海外参赛经历;一谈到射击,就是滔滔不绝。足见他对这项运动的热爱与至诚。

  2014年12月底,我鼓足勇气,走出了自己毫不后悔的一步,并为之庆幸的一步。那个时间,行业不景气,财务状况也十分窘迫;并非所多人常说的土豪呀土豪。其实我们一行就去了5个人,土豪只是极少数。

  周围的朋友,对此都抱有“你疯了”的看法。但我想,总要给自己一个圆梦的机会。何况,我隐隐感觉到,这是改变自己和人生态度的一个机遇。犹豫之际,也得到了李俊卫先生的大力支持与鼓励。因为他,才有了我后续的曼谷之行。

  曼谷之行,认识了后来许多的泰国朋友,也见识了IPSC的高手;更如同李俊卫先生所言;再多理论与文字,不如实地走一走;心动不如行动。

  这一趟,真正感受了什么是IPSC运动,见证了这项运动对个人心态的调整;才发现,原来射击远远不是简单的瞄准与扣动扳机。通过射击运动,通过集中注意力,通过每次子弹的击发;你会发现自己的心胸,豁然开朗;对于我个人而言,这无疑是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;这远非是金钱所能衡量的意义。?

  14年泰国曼谷的IPSC训练详情,可见铁血网贴《泰国曼谷射击体验--我的IPSC之旅》

(编辑:admin)

行政部  座机  023-454151   

证券部  座机  023-45454551

            邮编  112155151